ABOUT US
调查服务
您当前位置: 上海侦探 > 调查服务 >

上海侦探

更新时间:2021-11-25  浏览数:

上海侦探|岳父是个老狐狸

青山如黛,凉风习习,对面的山坡上,矗立着几排气派的大房子,挂着大大的招牌——井香农家乐。

 

1

 

扒开被繁密树枝遮蔽的洞口,外面阳光灿烂。

 

看太阳的位置,应该是早上八九点钟。

 

“我们逃出来了!真的逃出来了!”几个人大喜过望,忍不住轻声欢呼起来。

 

尤其是袁飞和秦燕子,两个人紧紧拥抱着,秦燕子哭了,袁飞不断地亲吻秦燕子的额头:“燕子,燕子,我答应你的终于做到了!我们终于可以自由了!等我们出去,我就——”

 

他话音未落,就顿住了——只见乔雨脸上的笑容消失了。

 

“这地方根本下不去。”乔雨身体探出洞穴口,心就凉了半截——洞口外是笔陡的深涧,一眼都望不到底,人从这里爬下去是完全不可能。

 

往上爬呢?

 

上海侦探乔雨半个身体探出去——目测这个洞穴出口离山顶大概七八米,高是不高的,但,向上的角度也是近乎自由落地的垂直度,他有把握可以攀着这些树枝藤蔓出去,但其他的三个人,肯定是不行的。

 

这么笔陡的地方,只要一个失手,摔下去就是粉身碎骨。

 

“要不,喊对面的人?向他们求救?”秦燕子望着对面不远处的井香农家乐——招牌上的汉字他们都能看清,直线距离不远。

 

“不,不行。”乔雨和罗微微几乎是异口同声。

 

2

 

罗微微其实说不出缘由,她只是凭感觉——被抓的那天晚上,她和姚森去井香农家乐吃饭,那一屋子的人,都让她莫名有一种奇怪的不适感。

 

乔雨没见过那个场景,也没去过井香农家乐,但他给出的理由简单清晰,让人无法反驳:“那地方和宝莲村距离只有两公里左右,宝莲村的戒备森严,全天24小时内外都有人巡逻,你们觉得,他会让一个正常的农家乐,开在他们附近?”

 

几个人瞬间不说话了。

 

刚刚获救的雀跃也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消失殆尽。

 

“那我们白高兴了吗?都跑到这里来了,就只能呆在这儿,等他们来抓吗?”袁飞苦着脸。

 

几双眼睛都望着乔雨。

 

有我在,怎么可能?

 

乔雨抓住洞口的树枝——这个宝莲村的地下构造错综复杂,但这个洞口的意义,无疑是他们的某一条退路,既然是退路,就不可能是死路。

 

“我先上去,你们等我!”

 

说着,他双手抓牢树枝,身体腾空跃起,手脚并用,很快就敏捷地爬到了顶端。

 

3

 

从山巅可以俯瞰整个宝莲村——村里果真处于戒备状态,没有见到老纪的人,车也没看到,有几个村民守在村口,还有些青壮年男子在跑过来跑过去传递信息,就连妇女儿童老人,大多站在门外。

 

绝对不能被他们发现。

 

乔雨知道这些村民的厉害——这地方是他们的大本营,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捍卫村子里的秘密,当初袁飞逃出去,他们不就拼死追赶,甚至在热闹的街头直接撞向他,更冒着有警察看守的危险,在医院里也对袁飞痛下杀手。

 

他俯下身体,就看到山巅的地上,有五个金属匣子。

 

匣子很容易打开,每个匣子里面竟是三根盘好的粗绳,绕在三根粗壮的金属柱子上,金属柱子旁,还有一个硕大的按钮开关。

 

果然,这就是他们的退路。

 

这些绳子恰好对准洞穴口,里面的人只要抓牢绳子,就可以上来了。

 

上海侦探乔雨撒出一根,试了试,牢固可靠。

 

绳子垂到洞穴口,袁飞和罗微微不约而同地让秦燕子先走。

 

秦燕子也不扭捏,抓住绳子,绕住双手套牢。

 

乔雨摁下开关,果然,一声嗡嗡闷响,那绳索便自动绕着金属柱,一寸寸把秦燕子拉了上去。

 

只是,乔雨不知道的是,他摁下这个开关的同一时间,宝莲村里,村口宣传栏处的电子滚动屏幕上,突然有个大红的圆点无声地闪烁开来。

 

4

 

到达井香农家乐的时候,还没到12点。

 

“谢谢你姚森,谢谢你送我过来,你回去吧,”

 

老纪下车——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农家乐,装修俗艳辉煌,却十分接地气,屋子里有两桌客人在吃饭,厨房外,有五六个妇女正一边摘菜,一边闲聊。

 

“要不,我在外面等你好了,纪伯伯,”姚森也下了车,环顾四周,“这个地方没出租车进来的,而且,你一个人,会不会……”

 

“放心,你回吧,快走。”

 

老纪笑了笑,挥手让姚森离开,自己大踏步走了进去——他独居这么多年,那些人如果目的是要他的命,有的是机会,根本没必要把他引到这个地方来。

 

他们把他引到这里,是有更重要的原因。

 

这个原因,老纪暂时还不知道,但是,他能肯定,他很快就会知道。

 

果然,走进大厅,老纪刚报出自己姓名,胖胖的老板就把他引进了一个小包厢。

 

推开门,刘忠已经把茶泡好了。

 

“去年得的这一极品普洱,我尝了一点,就封起来了,为什么呢?实在是不舍得喝,喝茶是件雅事,我跟谁喝呢?”刘忠给他倒茶,温敦地笑,“一个人喝,太过孤单,跟生意伙伴喝,不行,铜臭味太重,这样的好茶,只能跟知己喝,对手喝,可是,这样的人,可不好找。”

 

5

 

刘忠显然不打算再装了。

 

老纪也笑,坐到对面,端起茶,茶汤润泽,香气醇厚,确实是上等普洱。

 

“怕我下毒啊?”刘忠笑笑,一口气喝掉自己杯子里的,又倒上一杯,“普洱这个东西,很有意思,一山一味,山不同,树便不同,树不同,茶叶的品质也就大不相同,”

 

“所以有些茶农会守山,甚至会争山,这样一搞,就不太好了,好好的一件雅事,搞不好就成了动刀动枪头破血流的坏事了!”

 

上海侦探老纪冷笑,“行了,刘忠,咱们都一大把年纪了,说话不要这么拐弯抹角,我也不是你企业的新入职员工,坐这儿来让你洗脑的。”

 

“好,爽快,”刘忠嘿嘿一笑,“你爽快,我也就痛快。”

 

他收住了笑容:“你的人,从此远离我们的山头,这个,就归你了。”

 

他从桌下拎出一个黑色箱子,箱子上写着“极品普洱、馈赠佳品”的字样,打开,里面摆满了黄澄澄的金条。

 

老纪看着都好笑。

 

“你们是不了解我还是怎么的?我孤家寡人一个,要这些玩意干嘛?”

 

“别急嘛,”刘忠一脸商人的圆滑,重新坐下,“这只是其一,其二,我有个好消息要赠送给你。”

 

“你的女儿,小女儿,纪美芙,对,你也猜到了是吧?”他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慈祥的缝,“你猜得没错,她没死,现在还活着,活得好好的。”

 

6

 

乔雨是把罗微微拉上来的时候,看到了村里的动静。

 

一群原本安静站着的村民,突然无声地从每个角落朝他所在的这座陡峭的山上奔跑过来!

 

被发现了!

 

“快点!袁飞!快!”

 

他急了,护住两个女孩,等袁飞拉住绳子上来,四个人齐齐往山下冲,往出口的地方跑。

 

但,还没到,老远就看到了出口处站着七八个村民,他们的手里有枪!

 

跑到另一个地方,不行,也有人看着!

 

眼看就快无路可走了——右边是绝壁,左边是宝莲村,前方所有能翻过山坡跑到马路的地方,都有人看守着。

 

秦燕子哪里见过这种阵势,腿软了,“袁飞,袁飞,我们不会……不会……”

 

“不会!”罗微微看着他俩——阳光下,袁飞消瘦,形容枯槁,秦燕子因为终年不见天日,也毫无血色。

 

这些,都是她父母作的孽!

 

她无法看下去了!

 

“我们分头走!我引开他们!你俩找机会逃出去!”她看向乔雨,喘息着,“你也走,保护他们!”

 

“傻瓜!”乔雨一把拉住她的手,转头瞪着袁飞,冷静指挥,“你俩回村里,然后朝那边跑,有机会!”

 

说完,他拉着罗微微,从密密丛丛的树林里站起身,朝反方向快速跑去。

 

上海侦探“在这里!”顿时,村民大喊,“追!抓住他们!”


调查服务

24小时免费咨询电话:133-8618-8007
微信:133-8618-8007
地址:上海市普陀区金环商务花园办公楼五楼